项目“踩雷”,公司认为前员工失职,要求赔偿11万,返还奖金12万,法院判了…

项目“踩雷”,公司认为前员工失职,要求赔偿11万,返还奖金12万,法院判了…

3月7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披露了九州证券与何某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九州证券诉讼称,1.何某赔偿我公司经济损失111844元;2.何某返还我公司项目奖122384.12元。事出原因是九州证券认为何某作为项目主要人员主持发行了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九州瀚海明珠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并进行立项前的尽职调查,撰写了尽职调查报告。但是两期资管计划未及时兑付。公司认为何某严重失职,存在重大过错。不过,法院驳回了九州证券全部诉讼请求。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11月,《每日经济新闻》曾报道,九州证券曾就“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的损失对项目主要人员王某、罗某向法院提起诉讼,分别要求二人各赔偿经济损失3.36亿元以及退还已发放奖金。但是根据二审判决,法院均对九州证券诉讼请求驳回。

要求项目组成员赔偿经济损失

3月7日,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披露的《九州证券股份有限公司与何某劳动争议一审民事判决书》显示,诉讼中,九州证券主张何某原为其公司金融资产管理部资深产品经理(2018年12月10日递交离职报告后未再上班),在2017年7月、9月期间作为项目主要人员主持发行了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九州瀚海明珠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因对项目进行的前期调查、中期投后管理、后期风险处置存在失职和过错给九州证券造成了经济损失,故要求何某赔偿损失并返还项目奖金

来源: 北京法院审判信息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和九州瀚海明珠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分别成立于2017年7月和9月,成立规模分别为1.92亿元和1亿元,存续期均为1年。上述资金投资于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的优先级份额,信托资金主要用于为金银岛提供融资。但是,金银岛资金流动性出现问题,企业经营出现困难,导致出现资金不能到期兑付的情况,造成违约,也就导致上述集合资管计划未能按时清算。

也因为上述事件,青海证监局在2018年11月决定对九州证券采取暂停开展新的资产管理业务六个月(资产证券化业务除外)的措施。

“在两期资管计划未及时兑付的情况下,100多名投资人通过闹访、投诉等方式要求我公司返还投资款,为此我公司被停业整顿六个月,同时向投资人赔付了约2.86亿元,已支付给投资人的本息及其他费用合计约3.36亿元。事后调查中,我公司发现何某对项目进行的前期调查工作、中期的投后管理、后期的风险处置均存在明显失职和过错。”九州证券在诉讼中说道。

诉讼请求被驳回

九州证券以何某在工作期间针对两期资管计划所做的前期尽职调查、中期投后管理、后期风险处置存在失职和过错,要求何某赔偿损失并返还项目奖金。

对此,法院认为,首先九州证券主张因何某工作失误导致其公司被监管部门采取暂停开展新的资产管理业务六个月的措施,但其提交的《行政监管措施决定书》未显示与何某的工作存在直接关系,且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包含领导决策、销售推广、制度落实等各方面,若仅由个体员工承担全部公司风险和责任,显失公平,公司的运营过程系各个机构集体共同决策、实施,不能简单推卸为由某员工独自承担。九州证券未提交充分证据证明该项目系何某个人决策行为。

其次,九州证券现有证据不足以证明其公司被监管部门采取暂停开展新的资产管理业务六个月的措施以及公司经济损失是由何某工作失误直接导致,二者之间存在直接的因果关系。

第三,九州证券主张何某为项目组成员,但并未举证证明何某系涉案项目的主要决策人或负责人,现有证据亦不足以证明双方曾约定或公司曾向何某送达制度规定,项目出现问题应当退还已发放的项目奖金。

最后,九州证券虽主张其公司因何某的行为产生了经济损失,但仅提交了《九州瀚海集合资产管理计划合同纠纷和解协议》和赔付款项统计表,不足以证明其实际经济损失情况。

综上,法院认为九州证券要求何某赔偿经济损失、退还项目奖金的请求,缺乏依据,不予支持。驳回九州证券全部诉讼请求。

图片来源:摄图网-ID:501183854(图文无关)

曾发生过让员工赔偿3个多亿的诉讼

实际上,九州证券就曾有过因九州瀚海系列项目踩雷而让员工个人赔偿3个多亿的消息,而且还引发了金融圈强烈关注。

根据九州证券与王某、罗某二人的劳动争议二审民事判决书显示,九州证券曾提出,王某作为项目组负责人,应就项目损失承担赔偿责任。因此,九州证券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王某赔偿九州证券经济损失约3.36亿元;请求法院判令王某退还已发项目奖金178.64万元及相关合理费用。

同样,九州证券提出,罗某作为项目组负责人,应就项目损失承担赔偿责任。九州证券提出诉讼请求:请求法院判令罗某赔偿九州证券经济损失约3.36亿元;请求法院判令罗某退还已发项目奖金25.52万元及相关合理费用。

对于诉讼请求,九州证券也相应提供了证据。但是法院最后都是驳回了九州证券的诉讼请求。理由与前述何某判决书内容相似,包括该项目在实施过程中包含领导决策、销售推广、制度落实等各方面,若仅由个体员工承担全部公司风险和责任,显失公平;九州证券未能提交监管措施及公司经济损失是由王、罗二人工作失误直接导致;九州证券未能证明王、罗为公司主要决策人或负责人等。

值得一提的是,在罗某与九州证券的另一则判决中,九州证券还需要支付给罗某解除劳动关系经济补偿、工资差额以及未休年休假工资报酬共计21.65万元。同样,在何某与九州证券的另一则判决中,九州证券需支付给何某工资差额、未休年假工资共计5.93万元。

记者|陈晨编辑|吴永久孙志成 王嘉琦 易启江

校对|段炼

|每日经济新闻 nbdnews 原创文章|

未经许可禁止转载、摘编、复制及镜像等使用

如需转载请向本公众号后台申请并获得授权

德尔塔之后,奥密克戎毒株又全球大流行,